如何為內燃機的未來奮斗?這幾個問題亟待解決!

發布時間:2019-08-12 10:48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關鍵詞:內燃機 自主品牌

摘要:近年來,純電動汽車和氫燃料電池汽車熱度不斷攀升,以內燃機為主要驅動力的傳統企業壓力漸增,唱衰內燃機的聲音不絕于耳,甚至傳出某些國家已制定出傳統燃油車的退出時間表。基于這樣的背景,8月8~9日,中國內燃機工業協會六屆三次理事會(擴大)會議在京召開。協會會長、副會長、常務理事、理事及單位代表,以及工信部運行監測協調局及內燃機配套行業汽車、工程機械、農業機械協會的領導紛紛出席,就今年上半年經濟運行情況作分析與展望,在復雜多變的經濟運行形勢面前,為下半年內燃機行業的發展方向出謀劃策。

  近年來,純電動汽車和氫燃料電池汽車熱度不斷攀升,以內燃機為主要驅動力的傳統企業壓力漸增,唱衰內燃機的聲音不絕于耳,甚至傳出某些國家已制定出傳統燃油車的退出時間表。用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李駿的話來說,內燃機行業現在已處于“悲壯時期”,能否繼續生存下去,還能生存多長時間,該怎么生存?成為眼下亟待思考的問題。

  基于這樣的背景,8月8~9日,中國內燃機工業協會六屆三次理事會(擴大)會議在京召開。協會會長、副會長、常務理事、理事及單位代表,以及工信部運行監測協調局及內燃機配套行業汽車、工程機械、農業機械協會的領導紛紛出席,就今年上半年經濟運行情況作分析與展望,在復雜多變的經濟運行形勢面前,為下半年內燃機行業的發展方向出謀劃策。

  碳排放是最大挑戰

  李駿在會上深入地分析了內燃機行業現在的處境,他認為,多年來,減少燃料消耗和排放一直是內燃機研究人員的目標。然而,最近由于不止一家汽車制造商的“不誠實行為”造成的排放丑聞,內燃機的聲譽受到嚴重打擊,內燃機開始不受行業待見。從業人員不要寄希望國家給予項目支持,而是要認清形勢,自己行動起來,為內燃機的未來而奮斗,形成堅強的聯盟,打造出更多顛覆性的創新,否則內燃機行業只能走下坡路。

  國家相關部門已經提出未來會將溫室氣體(主要是二氧化碳)納入排放法規的監管范圍之中,李駿認為,這個思路是非常正確的。一個值得關注的數據是,我國每年4.5萬億噸的燃油中,至少有85%是被內燃機燒掉的,可以說如何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將會是未來內燃機發展面臨的最大挑戰。

  被拿來與內燃機汽車作比較最多的就是眼下風頭正勁的純電動汽車。事實上,世界上大部分的電力仍來自煤炭或天然氣的燃燒,特別在我國富煤的能源結構下,電力能源更多來源于煤炭燃燒。也就是說,純電動汽車并非二氧化碳零排放,但關鍵在于電動汽車的電力來源是有替代方案的,如再生能源、風能、核能、太陽能等,而內燃機沒有替代方案,這就是內燃機有可能“死亡”的邏輯。

  “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事實,由于2025年百公里油耗4L的目標,以及中國在巴黎氣候協定方面的承諾等因素,2025年之前如果拿不出低碳化的解決方案,內燃機只有去‘死’。” 李駿說。

  此外,過去幾十年中,內燃發動機技術的突飛猛進使污染物排放水平下降了一千倍,而用燃煤發電的純電動汽車比同等大小的非混合動力汽車,更容易產生更大的碳足跡。也就是說,純電動汽車只是將碳排放轉移到了城市之外,卻贏得了人們的信任,而污染水平不斷降低的內燃機卻不被社會認可。

  解決碳排放的有效方式就是提高內燃機的熱效率,因此內燃機行業必須加速致力于提升熱效率。同時,內燃機也要擺脫“傻大黑粗”的固有形象,擁抱人工智能和互聯網數據,用新技術賦能,讓內燃機獲得新生。“當內燃機的油耗排放等數據智能到可以實時傳輸,其是否清潔也就一目了然了。”李駿說。

  提高熱效率仍是下一步的研發重點

  正如李駿所說,因為社會上一些“加速內燃機退出歷史舞臺”的聲音,同濟大學教授李理光直言,雖然沒有這樣的政策文件,但這種呼聲卻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大學里很多有志青年不再愿意選擇內燃機專業。“有人可能說沒關系,內燃機行業依然存在。但試問如果后繼無人,內燃機行業還如何繼續發展呢?市場是檢驗內燃機的唯一標準,我們一定要去競爭謀生存。”李理光說。

  在李理光看來,2050年之前,以內燃機為混合動力與純內燃機動力系統仍然將在行業內占比達到60~70%,未來30年節能減排的重點應該圍繞內燃機來進行。為什么還要發展內燃機?因為短期內還沒有經濟性在接受范圍之內的可替代化石能源,這是內燃機會存在的重要原因。但需要警惕的是,行業需要拿出有說服力的節能減排解決方案和目標,如果政府看不到有說服力的數據,將對行業發展帶來很大沖擊。

  此外,近年來內燃機的發展取得了巨大進步,以自主品牌為例,最近十年油耗下降了31%,升功率提升了一倍。以熱效率為牽引的內燃機技術增長才剛剛開始,即將進入全面快速發展時期,如果這時候談讓內燃機退出歷史舞臺,無疑是“自毀長城、自廢武功”。

  天津大學教授、內燃機燃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堯命發對此深表認同,他在會上表示,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內燃機制造和應用國,正在由內燃機大國向內燃機強國邁進的過程中。近10年來,行業取得的技術進步有目共睹,可以說,中國用10年時間走了發達國家20年的路,在諸多關鍵技術上取得了突破性成果,有著世界上最嚴格的排放法規,開發的部分內燃機產品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已經擺脫了對跨國公司的依賴。

  “有的專家說,沒有國外的內燃機,中國汽車跑不起來。這是對內燃機行業的巨大誤解,是拿20年前的行業背景對未來做判斷,事實是,目前國內的自主品牌全部在使用自己生產的內燃機。” 堯命發說。

  堯命發進一步分析,總體而言,我國內燃機行業還存在著發展不均衡,獨創性開發能力剛剛起步,整機開放能力強于關鍵零部件開發能力,創新人才儲備不足等問題,這也正是整個行業努力的方向。根據巴黎協定的承諾,我國降低碳排放的壓力是非常巨大的,提高熱效率是降低碳排放的主要途徑,是世界各國的研發重點,也是我國內燃機行業必須啃下的硬骨頭。

  做好頂層設計向高質量發展

  對于未來的發展規劃,堯命發從柴油內燃機的角度提出創新性的燃燒技術、燃燒過程實時控制技術、混合動力技術、新材料新結構新工藝、高強度低噪聲的輕量化結構、提高機械效率與降低摩擦損失、提升能量回收利用、先進的控制器等技術方向。

  堯命發認為,未來的重點任務還是加強理論技術創新和共性技術的應用能力,提出顛覆性技術,如低溫燃燒和熱力循環,以及突破卡脖子技術。目標是在2025年補齊產業短板和關鍵零部件技術的突破,實現產業鏈安全,達到國際水平,2030年全產業鏈自主發展達到國際先進水平,2050年全產業創新協同發展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李理光則從汽油內燃機的角度提出,2025年汽油內燃機熱效率提升至45%,2030年提升至50%的目標,希望2035年汽油內燃機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未來計劃以傳統內燃機、混合動力和增程式三條線路,以及創新燃燒技術、智能化、關鍵零部件技術和燃料多元化四條線,三橫四縱的方式向前邁進。

  中國內燃機工業協會秘書長邢敏總結,堯命發和李理光分別從柴油內燃機和汽油內燃機的角度提出了上述中長期發展規劃的構想。內燃機行業之所以出現眼下的混亂,首先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缺乏頂層設計。本次會議也對內燃機中長期規劃的總結梳理,就是要向國家和用戶給出一個答案,內燃機行業要制定一個科學合理的發展路線,并沿著這條路線走下去。

  邢敏更強調,5年是一個關鍵期,內燃機行業規模越來越大,技術水平越來越高,排放標準已經達到國六,接近零排放。但很多人對內燃機汽車還停留在存量市場的印象,對其排放水平也有誤解,他呼吁社會以發展的眼光重新認識內燃機行業。

  邢敏認為,未來內燃機行業的關鍵,還是要用創新引領高質量發展。首先要認識到內燃機對國民經濟的巨大作用,其次要堅持動力的多元化發展,第三企業要嚴格執行國家的排放標準。最后,行業要發展一定不是某一家企業的單打獨斗,而是要整個產業鏈的聯合創新,把握好零整關系,內燃機行業才會有一個燦爛的明天。

(郝文麗)

(責編:)

李保明:加快推進畜牧業機械化 提高畜禽產品保供能力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畜牧業機械化發展,《國務院關于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裝備產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國發〔2018〕42號)明確提出,到2025年畜牧養殖機械化率達到50%左右。今年初,農業農村部印發了《關于加快畜牧業機械化發展的意見》,明確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推進畜牧養殖機械化發展的思路、目標和主要任務,這是加快推進畜牧業機械化,提高畜禽產品保供能力的重要舉措和工作指南,我們要深刻領會,準確把握,抓好落實。

彩3d走势图